阅读:大学与城市的互动@涵芬楼

发布日期:2017-04-17   作者:   浏览次数

 

雨后花添色,风来竹作声。小楼无个事,一书噪新晴。

413日午后,华东师范大学“文脉丽娃 品读师大”校园主题活动日系列之“阅读:大学与城市的互动”分享会在涵芬楼举行。本次分享会由华东师范大学主办,学生工作党委、学生工作部、校团委、图书馆等承办,华东师大外语学院、孟宪承书院协办。华东师大中文系教授罗岗、历史学系副教授唐小兵、哲学系老师蔡剑锋和与会者一道,以书为媒、以人为鉴,畅谈对书店、大学、及阅读人生的感悟。

从前慢:忆书店

谈到书店,求学时代的记忆往往最为深刻。罗岗首先回忆起了那段“检阅”旧书的日子。那是在师大后门枣阳路一条街上,拾废品的人将收来的旧书摆上书摊,供过往的学生挑选。有时还会向来买书的同学询问看书的爱好,方便多收集些类似的书籍来卖。不过,这方逼仄的空间却是无数爱书人士淘书的宝地。忆此妙趣,罗岗不无自豪地侃侃谈来他从那里两元钱淘来的一本朱光潜老先生签名赠与茅以升的美学书籍。

作为第一位走进慢书房进行读书分享的师大学者,唐小兵对位于苏州的“慢书房”情有独钟。在他看来,这家“慢慢来”、“慢慢看”的读书小站在时下“快节奏”、“快生活”的“快餐时代”显得独具韵味。“慢书房”面积虽小,但布置却十分温馨,摆放的书籍也曾经过店家的精心挑选。这间小小的书房就好似一位燃灯者,用一份小小的情怀,拥抱着整个世界。

而在蔡剑锋的印象中,每所大学里都有几间独特的书店,在这些书店里淘书俨然成为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而令他记忆最为深刻的是位于陕西南路地铁站的季风书园。求学时代的他经常一早等候在地铁站旁,等到地铁站开门便第一个走进书店:端一杯菊花茶,随性取下一本书,一读就是一整天。不过,一定要去的早些才好,倘若去晚了,用他的话说,“你可就不要指望那座位上的人会随时消失了”。

今时蛮: 析书市

进入互联网时代,实体书店的运营举步维艰。曾是上海地标的季风书园也终因不敌高额租金导致连年亏损,在开业15年后挥泪与读者告别。面对网络时代的到来,传统书店真的只能被淘汰么?

近年来,有人认为“诚品书店”等新型模式的出现似乎意味着实体书店进入了回潮热的阶段。对此,罗岗认为,“诚品模式”看似为实体书店的新生,实则已然偏离单纯的书店理念,成为了创意产业的一部分。今天,我们讨论书店,不仅要讨论情怀,更要从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对其进行充分分析和深刻理解。

而对于这一现象,唐小兵则用“文化为资本进行某种修饰”进行解释。现今,人们似乎将逛一次诚品书店视为对其文化认同感的一项认可。在他看来,人需要故事才能够成长,这种对于故事的渴望才应成为我们走进书店的动力来源。

蔡剑锋也对此表达了相同的观点。实体书店的生存是一个涉及政治、经济、哲学的综合问题。与其一味对城市建设作出退让与妥协,倒不如选择坚持和坚守。 在他看来,书店不应只为卖书而存在,与读书相关的读书会等活动也应成为书店经营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们之所以愿意走进书店,花钱去买一本书,是一种情怀将我们留在了书店里面,而这情怀与我们的实践交往密切相关。”

书品人心日久见:展书观

信息时代为人们带来多彩生活的同时,也在不断地压缩留给阅读的时间。面对这一困境,我们究竟该如何阅读?对此,罗岗首先陈述了他的看法。当今时代,阅读正面临着两大难题,其一为阅读时间的持续减少,其二是碎片化阅读俨然成为了现今阅读的主要方式。究其原因,他认为,其症结即为浅度阅读与深度阅读之间的矛盾。人们所面临的不仅是阅读时间与篇幅的碎片化,更是阅读思考的急功近利与破碎凌乱。读书学习博而后约,泛读与精读需把握平衡。与此同时,我们应强调阅读的非工具性、非实用性及非功利性。在通识教育中,教育者需充分意识到经典阅读的必要性。这既是对每一位学生提出的要求,也是大学理应主动承担的责任与任务。

在唐小兵看来,有抵抗感的阅读才是严肃的阅读。它不是一种消遣,而是一种艰难却值得为之努力的精神长成,是通往心智成熟的有效方式。书的趣味,即是阅读的趣味,也是人的品味。正如梁实秋所言,人的思考、阅读、情感不应仅仅停留在舒适区,只有带着些许的抵抗感,才能真正成就我们的阅读。

  这般“冒犯智力”的阅读怕是艰难而又孤独的吧?蔡剑锋却不以为意。读书不应成为一件孤独的事情,一如人与人有相遇,人与书也在相遇。与同一本书相遇在不同的时刻,我们的阅读感悟也会因成长阶段的不同而不断变化。“这人与书的知遇也如谈恋爱一般,我们互相参与到对方的成长过程之中,并伴随着彼此共同成长。”(撰稿:陈曦、张天怡;摄影:苏振兴)